66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66读书 > 独步成仙 > 5345章 战败

5345章 战败

66读书 www.66dushu.com,最快更新独步成仙!

战骑袭卷如潮,数以万骑的战骑抛射出手中骨矛,汇聚成一片骨矛风暴,这些战骑并未刻意地追求是先破这千山之阵,还是守卫在阵门要隘的伏龙军。

似乎在战骑眼里,任何挡在眼前之敌都必须将其摧毁,遇山摧山,遇军破军!轰轰轰!骨矛一波接着一波汇聚,叩击山门,瞬间一片地动山摇,守卫山门要隘的伏龙军亦是暴吼出声,趁着山势挡下了一片骨矛,在将领的统御下迎着对

面战骑掩杀。箭矢,骨矛相继抛洒向对方。顿时一片人仰马翻,仙军这边大量士卒被骨矛当场射穿,对面亦有大量战骑被射成筛子。两军皆是精锐,全力而战下短时间内

根本看不出胜负优劣。

“踏阵龙蜥!”后面一道粗犷,雄浑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是狂躁之极的吼声。

七只带着骨刺,体形巍峨如巨峰,龙蜥身生有八足的骷髅怪物越过战骑往仙军冲撞而来。

这些骷髅巨蜥厚重的骨掌每踏出一步都会造成地动山摇般的震颤感。

轰!骷髅巨蜥冲撞在大山之上,顿时山体剧烈的摇晃,连带着伏龙军阵型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这一波冲撞下,骷髅龙蜥战骑趁势掩杀,直压迫得前锋伏龙军节节后退。

“冥息骨矛!”嗖嗖嗖,无数骨矛破空,汇聚成一条巨形骨龙虚影,大口张开下一口龙息吐出。

方才被骷髅龙蜥撞得剧烈摇晃的山体再也承受不住这波攻击轰然间垮塌下来。

大量仙军在这龙息之下身形不稳,如同暴风中的落叶随处飘零。

“擂鼓祭幡,请伏龙战灵!”白仙风面色始终如常,伸手一压下伏龙军的战鼓变得急骤。

一片白色大幡迎风而起,几名仙军将领自空间戒指内取出数只血气冲天的玉壶。

玉壶倾倒之下白幡染成血色,上面一尊尊身形伟岸,穿着黄金战甲,手持利斧或是重锤,巨灵神一般的图案相继浮现出来。

轰!一只大脚从血幡内踏出,踩得虚空轻微震动。

“何方妖魔鬼怪,竟敢闯我伏龙军阵!”战灵怒吼出声,手中战锤径直朝骷髅巨蜥轰出。

一锤打下,碎骨四溅,到处都是溅射的骨渣。

骷髅巨蜥与战灵厮杀在一起,总体上骷髅巨蜥手段远不及战灵,这些战灵是伏龙军先贤强者留在军幡内的部分英灵。

经过伏龙军这么多年代下来的供奉,关键时候能起到力挽狂澜之效。唯一的缺点是战灵无法离开军幡太远,战力会直线下降。

否则凭借如此多的战灵直接冲击敌阵,伏龙军未必就不能一举扭转乾坤,将强敌击败。

另外便是战灵的消耗极大,每使用一次后面都需要极为漫长的沉淀。

此次白仙风也是被对方逼得极其窘迫,否则绝不会轻易动用这种压箱底的手段。

战灵一出,立即便化解了伏龙军的颓势。一尊尊战灵相继出手,战斧,重锤,长刀接连杀出。

骷髅巨蜥亦是被打得节节后退,这些骷髅巨蜥只是天赋异凛,后来又被用特殊的手段祭炼,论及手段如何能与战灵相提并论。

不过骷髅巨蜥本源雄厚,每次受到重击,身上白骨成断折,体内便有一道灰色气息涌动,断裂的骨头又会重新生长出来。

一时间也能与战灵纠缠厮杀,只是再想践踏伏龙军的千山之阵就不太可能了。趁着战灵重新支撑起来的屏障,之前被撞塌的大山再次凝聚,并且在军阵的控制下缓缓移动,两侧的大山交叉而行,竟如一对张开的巨大蟹螯,向对方薄弱

部分剪去。

困兽犹斗,此时的伏龙军已经是被逼到绝境,若是不能将敌军一举战而胜之,他们在沉魔死境便只有全军覆没一途。白仙风很清楚两军战力相当的情况下,对方养精蓄锐而来已然占了先手,双方拼杀下去,也能让骷髅龙蜥战骑付出巨大的代价,可只要霓裳不犯严重错误,

最后伏龙军失败几乎无法逆转。

想要扭转战局,便必须有非常之举,否则勒在脖子上的绳索只会越来越紧。

跟伏龙军比起来,对面大军仿佛不通战阵之道,只是凭着一身勇力蛮干一般。不同山峰拦在战骑面前,骷髅战骑只要碰到敌人便上,似乎并无章法。白仙风看得眉头直皱,他倒也想对方只是一些不通战阵之道的乌合之众,只是从战骑那铁血肃杀的气势来看,精锐善战程度不逊于伏龙军,迫得他只能行险

一搏,这些又怎么可能是一些鱼腩部队能办到的。

骷髅龙蜥战骑沿着山势而上,与守卫要隘的仙军厮杀成一团,双方各展所能,一时间各座山头要隘都相持不下。

更后方的骷髅龙蜥战骑仍然源源不断地杀奔而至,踏蹄之声有如滔滔浪潮一波接着一波。

双方厮杀到后面,白仙风面色逐渐凝重起来,他对伏龙军的战阵之道有充足的信心。

只是敌军的手段却是极其诡异,对方看上去并没什么特别高明的指挥,可随着交战接解的大军越来越多,战场开始趋于混乱。这个时候更加考验一军统帅的指挥水平。白仙风这边接连下达了好些指令,对面霓裳只是随着战骑中军而动,倒是中军的骨幡变动了几次,其他便没有多余

的动作了。

即便是哪些,此时看似被一道道巨大山影分割在四处的骷髅战骑,眼看着有一两处要被占据明显优势的伏龙军击溃。

其他地方的骷髅战骑往往会在关键时候骑援过来,将战局重新扳回去。

这绝不是霓裳的指挥,对于战阵一道变化的掌控能力超过自己。

这支骷髅龙晰战骑多半有自己独特的联系沟通方式,哪怕是如此混乱的战场也无法割断这种联系。

骷髅战骑这才能每每在关键时候相互增援稳住战局。若非如此,现在至少有两到三处的敌军被伏龙军击溃了。

也许这才是对方敢于全面开战的底气所在,白仙风一颗心也沉到了谷底,暂时伏龙军并未吃亏,只是白仙风却不满足于此。

对于此时的伏龙军来说,不是大胜便是大败,眼下形成这种僵持的局面,伏龙军一时间不会出问题,时间长了迟早会撑不住。

到了某个临界点之后,整个战局便会如同雪崩一般坍塌。“变阵,八山迎鬼!”白仙风面沉如水,暂时骷髅龙蜥战骑在指挥上平平无奇,甚至比不上大多数普通仙军,可对方看似不着边际的乱战之下却能每次都相互

勾连起来。

这才是对方战而不乱的核心,直到现在白仙风都没能摸清楚对方的底细,若是能找出这点关键,眼前的困局便能迎刃而解了。

伏龙军再次变阵,双方大军厮杀声不绝于耳,战场上一片金戈铁马地肃杀。

伏龙军战灵依旧压制着骷髅巨蜥,可虽是不断将对方打伤,这骷髅巨蜥也能不断恢复过来,双方都在以惊人的速度消耗着。

骷髅龙蜥战骑一次次冲击敌军战阵,每冲击一次都必然会给双方带来死伤。白仙风想要通过不断地变阵来截断敌军战骑,伏龙军也能做到令行禁止。近乎完美地执行他每一道命令,白仙风自问对于战阵的指挥绝无问题,只是效果却

是平平。

战局一直就这样僵持着,敌我双方都是数界之内有数的精锐大军,战事一起,双方都竭尽所能的情况下,胜负也不是一时间便能分出来的。这一战两支大军转战距离达到数十万里,一路零星地铺陈着双方战士尸骸。两军过境之后,很快又会被其他妖魔鬼怪趁机过来吞噬尸体,残魂,或是寻找一

些对自己有用的宝物。

两支大军的交战惊动了沉魔死境大大小小各方势力,放在以往怕是有不少势力会跟上来捞便宜。

而此时大战的激烈程度,还有杀红的双方让这些势力不寒而粟。

刚开始也有几支规模不小的鬼军或是妖军离交战之地并不算远。甚至胆大到不时将游离在外的伏龙军战士,或是骷髅龙蜥骑包围起来击杀。结果同时惹恼了霓裳和白仙风,双方战阵稍有变动,便将这几支势力囊括进交战区域,这几支势力的下场自然不言而喻,在双方大军的冲杀下都没挡过几个

回合便被杀得溃不成军。

有过前车之鉴,其他势力哪怕是心里有想法也只能憋着。

一些牛鬼蛇神也只能在战场残迹中寻找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双方大军交战,整个过程持续了足有半年,一路转战到了当初蜃傀鬼母的地盘。此时千山之势除了大半垮塌之外,剩下的也尽皆残破不堪,伏龙军已经由全盛时期到现在仅剩下不足五万,而且几乎各个带伤,反观对面的骷髅龙蜥战骑依

旧源源不断地涌来,伏龙军已经完全陷入对方包围之内。

蹄踏之声整齐依旧,包围圈越严实。

白仙风面色一片惨然,伏龙军展到现在已然达到了有史以来最为鼎盛的阶段,只是没想到覆灭也是如此。

此战虽然战败,非战之罪。他对于战阵一道的控制,排兵布阵绝无丝毫问题。若是以伏龙军的全盛状态迎战敌军,此战胜负犹未可知。

只上这世界上没有如果,时间也无法逆流。伏龙军已经败了,而且再无翻身的机会。

“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这骷髅龙蜥战骑统帅的手段。”白仙风收拾心情,抽出长剑对着对面霓裳一指。

伏龙军溃亡在即,他作为统帅也别无去处,惟有与伏龙军一起沉沦,唯一可惜的是此次大军长途远征,未能完成诛杀对手目的。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伏龙军都将作古,关于东方丹圣的事情让其他人头疼去吧。“实际上这支骷髅龙蜥战骑只是实验之作,我只是暂时坐镇而已,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你排兵布阵,指挥大军作战的能力远甚于我,不过自身实力就不太

出众了。”

霓裳皱眉,并没有跟白仙风动手的兴趣。对方的实力让她没有多少战斗的欲望。

“罢了,念在你作为一个合格的仙军统帅,我便送你一程吧。”

霓裳眉头舒展开来,身体飘飞而起,步履虚空,左手依旧捻着佛珠,右手虚空一掌罩下。顿时一只大手出现在白仙风头顶。

“檀月剑境!”白仙风面对这威势远甚于自己的一掌,脸上并无丝毫惧色。

此时的他连生死都已经置之度外,不求胜敌,只求与伏龙军一起沉沦下去,哪怕是死,也要死得有尊严。

伏龙军并无贪生怕死之辈,他作为统帅,也绝不会屈从于强敌,哪怕敌人远强于他,白仙风依旧敢拔剑斩之!

剑光如月,有如檀林盛长于群峰之上,白仙风将毕竟所学都化入这一剑之内。

以往些许晦涩,不太敢直接尝试的地方亦是毫无顾忌地使出来,为此白仙风的身体瞬间受到了极大反噬,七窍溢出血丝。

“这一剑倒是有些意思了。”霓裳眼中一阵诧异,掌势未变继续压下。

白仙风知道自己绝无幸理,没有要与对方周旋游斗的心思,他所求只是能死于战阵之上,这一剑毫无保留,也没给自己留一丝退路。

霓裳脸上多了几分慎重,一道道掌印自右手中印下。龙印九转之奥妙尽在这一掌之下。有天空之浩渺神秘,有大地之厚重......

剑气与龙印以惊人的速度碰撞着,此时骷髅龙蜥战骑也起了最后的冲锋。“杀!”已经是残兵的伏龙军亦是出直冲云霄的杀伐之气,以决死之志对敌军起冲锋。这次伏龙军与白仙风斩出的长剑一般,没有一丝防御的意思。双方

战士不断倒下,以惊人的速度消耗着。骷髅龙蜥战骑无情地撕裂了伏龙残军已经残破的阵列。一片片血液喷射开来,如同盛放的血色鲜花,绽放了伏龙军最后的光华,嘶杀声,惨叫声,呐喊,咆哮交织成的死亡乐章由高亢变得低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